16家上市银行今年以来32位董监高辞任 核心员工出走互联网金融公司

2015-07-21 02:59 来源: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张歆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封曾经刷爆朋友圈的辞职信或许也表达了很多上市银行的董监高和核心员工的心声。

据《证券日报》记者根据上市银行的公告进行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32位上市银行的“董监高”辞职。

“公告中能看到的仅仅是董监高等高管人员的工作变动,事实上,很多具体业务的掌舵者也已经跳槽至互联网金融公司或民营银行,近日有两位促成互联网金融公司和银行开创性合作的银行业人士不约而同的‘从乙方变成了甲方’”,消息灵通人士对《证券日报》表示,“对于银行来说,不得不做这种人才的减法是比较遗憾的。”

多家银行遭遇

高管离职潮

近日,招商银行公告表示,董事会收到副董事长、执行董事张光华的辞任函。张光华因工作调动,现辞去副董事长、执行董事及董事会风险与资本管理委员会委员职务,其辞任自2015年7月14日生效。

对于上市银行来说,这仅仅是今年众多董监高辞任公告中的一个。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32位上市银行的“董监高”辞职,其中18位是上市银行高管,涉及岗位从行长、副行长到风险总监、首席信息官不等,可以说都是绝对资深的银行家。

从原因来看,工作调动、身体原因、年龄原因、任期届满、个人原因是银行家们辞职的主要理由。仔细甄别各项原因还可以发现,自上而下(来自组织部门或股东单位的人事安排)的工作调动还是任职变化的最主要原因。

不过,自下而上的个人主动选择型辞任则也为数不少。例如,平安银行表示,副行长叶望春先生因个人原因,辞去该行副行长职务,叶望春辞任后将在平安银行担任顾问。

此外,另有坊间传言猜测银行家们的离职与限薪令有关,不过对照各家银行离职人员去向和拟聘高管名单可以发现,国有大行的高管离任大多是工作调动,新岗位与原岗位性质不变,薪酬自然差距不大,限薪导致的说法难以自圆其说。不过,3月26日,中国银行公告称,该行信贷风险总监詹伟坚(外籍人士)离职。而詹伟坚恰恰曾是上市银行高管中薪酬最高者之一。

核心员工

从乙方到甲方

对于上市银行来说,董监高的辞任大多有着各种外力原因,或多或少有些身不由己。但是核心业务骨干和一线业务人员的离职则更多的是来自互联网金融公司和民营银行的竞争。

“夏天来了,亲爱的(银)行员(工),我们去互联网金融公司应聘吧!我约上你,你带着简历,哪怕你在北上广深,哪怕你在湘鄂豫皖!我约上你,你带着简历,你一定带着简历啊,发给我帮你带着也行!”

日前,《证券日报》记者在某金融猎头聚集的社交平台注意到,猎头孙萍(化名)以今年爆红网络的流行语发布了招募银行员工进入互联网公司的信息。“现在互联网金融公司发展非常快,急需风控人才、信审人才和产品经理”,孙萍对记者表示。

“我有四位前同事现在在同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某外资行有关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一般情况下,外资行员工的薪酬较普通上市银行更有竞争力,但仍然远远竞争不过互联网金融公司。”

一线业务人员的流失虽然令银行遗憾,但并不是影响最大的。部分原本促成互联网公司与银行重大创新合作的银行人才已经从乙方(银行方)转变为甲方(互联网金融公司)员工。

事实上,今年首批试点民营银行相继从申报到开业落地,传统银行高管的转型也重合其中。其中最为市场所熟悉的是微众银行行长曹彤。曹彤拥有超过20年的银行业从业经验,但依旧依然放弃了中国进出口银行副行长职位,投身于当时尚处于筹备中的前海微众银行。

此外,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两位曾经促成互联网金融公司和银行开创性合作的银行业人士近期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跳槽,从合作伙伴变成了互联网金融公司名副其实的“自己人”。

“由于留住人才愈发困难,目前很多传统银行更加注重设计自身的员工持股计划,但是随着互联网金融公司寻求正规化发展以及如今监管落地,银行的人才流失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仍然是难以避免的”,上述消息灵通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分享:

微信证券时报网

扫描二维码添加《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wwwstcncom)。追求重磅、独家、原创、有用。财经资讯、政策解读、股市情报、投资机会……每日发布,全年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