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投资李岩:S基金市场仍处早期阶段,未来每年规模或达千亿丨“对话投资人”系列(14)
来源:创业资本汇作者:张淑贤2022-09-29 20:18

编者按

与前几年的不温不火不同,S基金近两年尤其是今年以来突然火爆起来。参与方不仅有此前的专业S基金以及母基金,金融机构、国有基金以及保险资金等也纷纷登场,或出售私募股权的份额,或成为S基金的LP。与此同时,S交易类型也由传统的LP份额转让,拓展至GP主导的基金重组和接续基金发行等。

目前,我国S基金市场发展现状如何?未来市场空间有多大?仍存在哪些问题?本期《对话投资人》,证券时报记者对话上实盛世S基金总经理李岩。盛世投资早在2011年就着手布局二手份额投资业务,2020年初联合上实集团设立独立S基金——上实盛世S基金,该S基金已完成启明创投、武岳峰资本、松禾资本、云启资本等多项交易,涉及份额转让、重组接续等多种交易方式,底层资产覆盖近30个上市公司。李岩在股权投资及夹层基金投资领域具有15年实际操作经验,目前主导负责盛世投资S基金业务。

在李岩看来,我国S基金发展目前处于早期阶段,关注者众多但有下场实操经验者仍较少,参照欧美市场,我国S基金未来每年市场规模至少在千亿元。

S基金市场关注者众多 下场实操者仍较少

证券时报记者:今年创投圈很多机构开始涉足S基金,您观察到的情况如何?

李岩:S基金这两年关注度比往年确实提高了很多,交易量增长也较快。2021年,S基金交易规模600多亿元,比2020年增加了一倍。关注的机构和参与方也越来越多,此前主要是个人投资者以及类似盛世投资这样的母基金机构参与交易,目前国企、金融机构和保险资金等都在关注S基金。政策方面的支持也在加码,比如北京和上海的份额转让试点,上海刚出台14条支持份额转让的措施等,因此从各个层面上来看,我国今年S基金的发展均较往年有所加快。

证券时报记者:在您看来,S基金从前两年的不温不火到今年的爆发,原因有哪些?

李岩:这几年私募股权基金的份额转让需求量在提升,尤其北京和上海份额转让平台的先后设立,有利于促进国资LP份额的转让。未来几年,包括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在内的国有LP份额的转让需求仍较大,因此S基金的体量也开始增加。

同时,前几年传统LP份额的转让需求较多,路径是LP主导份额转让,GP配合。近年来,GP管理的老基金也有退出需求,且体量加大,因此从GP端而言,除配合原有的LP进行份额转让外,对基金重组和接续基金的需求增长也较快。

至于说市场火爆,就我们观察,关注S基金市场的机构增多了,需求也在不断提高,参与者类型也更加多元化,但真正有下场实操经验的机构目前来看并不是很多。

证券时报记者:您刚才提到基金重组和接续,目前S基金的交易类型为何会发生变化?

李岩:一方面,传统LP份额转让的需求在增加,另一方面重组和接续模式的S基金需求也在增长。主要原因是2013年、2014年和2015年时成立的私募股权基金,目前正面临着基金到期的问题,或者LP存在分配和退出的需求。但同时,市场退出渠道仍然较为有限,部分机构客观上需要通过基金重组或接续基金的形式,让原有的LP实现退出,同时GP能够有更多的空间继续持有底层的资产或者对底层资产进行重新组合配置。

金融机构参与S基金交易还在早期探索阶段

证券时报记者:作为较早探索二手份额投资业务的机构,盛世投资目前在S基金方面的试点如何?当初为何会探索S策略?

李岩:早在2011年,盛世投资就着手布局二手份额投资业务,此后陆续承接近20单份额。2018年开始,盛世投资认为随着国内一级市场的发展,未来S交易会成为系统性的投资机会,开始战略性深耕S市场,搭建起一支专业且具复合能力的S基金团队。2020年初,盛世投资和上实集团联合设立上实盛世S基金,规模5.1亿元,重点关注医疗健康、智能科技、先进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等领域的中后期基金份额及项目。

今年年初,上实盛世S基金一期已投完,涉及份额转让、重组接续等多种交易方式,已覆盖近30个上市公司。今年6月份,上实盛世S基金二期完成首关,规模超过8亿元。

盛世投资关注到S基金的机会并进行探索已有10余年。由于盛世投资一直专注做股权母基金,对S基金的关注较多,也是国内探索实践S交易比较早的机构之一,当出现S交易机会时就陆续做一些尝试,机会成熟时,开始加大布局。S交易需求的增长与私募股权行业发展周期有紧密的关系,5年前,市场上S交易的需求并不大, 近两年随着基金退出需求增多,LP对流动性需求在提高,再加上资管新规等政策的影响,我国S基金市场逐步开始发展起来。

证券时报记者:基于多年S交易的探索,在您看来,S基金的买方应具备哪些能力?

李岩:S基金的收益率介于母基金和直投之间,可以被看作一种收益率介于母基金和直投之间的产品,性价比较高,确定性更强,风险相对可控。

目前,真正下场参与S基金交易的机构还没有那么多,因为S交易是一种相对复杂的交易,也需要更为综合的能力,包括交易架构的设计以及各方沟通协调的能力等。因此,S基金的买方还是需要母基金平台和资源,只有与子基金管理人保持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才能有系统性拿到基金份额的机会。另外,S交易的买方还需要有比较强的交叉验证能力以及系统性评估定价的能力,能够比较高效地达成交易。

金融机构和保险资金近两年也逐步关注到S基金的机会,且呈现日益活跃的态势,因为S基金的产品特点与这些资金的需求较为匹配。对金融机构而言,S基金可以是资产配置从固收向权益类资产转型的切入口。

虽然金融机构在市场上陆续参与S基金,但由于资金体量庞大,目前总体还属于早期探索,还需要一个探索实践期。

未来我国S基金市场规模每年或达千亿元

证券时报记者:对标国际市场,您如何看待我国S基金的市场发展机遇?未来市场空间有多大?

李岩:海外S基金已经成熟了,每年S基金的募资体量都是庞大的,单只基金规模接近百亿美元,而且S交易已是欧美市场一级市场较成熟的退出方式,占比约达到25%至30%。在我国,市场普遍认为2020年是S基金元年,目前还处于偏早期阶段,从萌芽、快速发展,再到距离成熟还有一段时间。

我国S基金的市场空间,参照欧美数据估算,未来每年市场规模应该会达到千亿元。至于何时才能发展到成熟期,至少还需要三至五年的时间。

目前我国S基金刚进入快速发展期,在海外市场GP主导的S交易中,重组和接续基金占比超过50%,我国目前虽然还是以LP份额转让为主,但这两年重组和接续基金增长也较快。

证券时报记者:在您看来,当前我国S基金的发展还存在哪些瓶颈和问题?未来应如何进一步完善?

李岩:我们已经做了两期S基金,但还很难为S基金的相对长期稳定的LP做群体画像,目前趋势不是特别明显,还需要随着市场的发展情况才会更加清晰。

从资产的体量来看,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和国资份额等体量较大,最近两年也进入了退出期。未来两年,成批量的大体量国有LP、金融机构LP转让份额出现在S交易市场上,还需要相关政策配套支持。

北京和上海试点基金份额转让,即与国有LP份额转让密切相关,两地也在陆续出台政策,等政策成熟后,如果国有LP份额可以在平台上撮合竞价交易,国有LP份额的转让市场会逐步打开。份额转让平台对交易的透明度、交易流程合规以及交易数据等方面也会是较大突破。

证券时报记者:目前很多地方都说要鼓励S基金的发展,您认为哪些地方适合发展S基金?

李岩:S基金是依托私募股权机构集聚的地区来发展,要有存量资产,才适合发展S基金。股权基金集聚度高的区域,比如北京和长三角、珠三角等私募股权机构相对活跃的区域,具有发展S基金的相对优势。

校对:李凌锋

责任编辑: 岳亚楠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下载“证券时报”官方APP,或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即可随时了解股市动态,洞察政策信息,把握财富机会。
网友评论
登录后可以发言
发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证券时报立场
暂无评论
为你推荐
时报热榜
换一换
    热点视频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