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正逢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之年。为了弘扬伟大的改革开放精神,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汇聚资本市场正能量,证券时报启动“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大型系列报道。该系列报道由本报社长兼总编辑何伟领衔,拟走进表现卓越的行业龙头上市公司,与上市公司高管面对面,深入探访中国资本市场践行高质量发展的好公司、好企业家、好故事。

第129期首钢股份成世界首家全流程超低排放企业!董事长:钢铁制造早就不是“傻大黑粗”

钢铁行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但是,多年以来一些人对钢铁工业有一种偏见,把高能耗、环境污染、傻大黑粗等不实之词扣在钢铁企业头上。实际上,现在我国的钢铁业早已不是这个样子。

第129期

首钢股份成世界首家全流程超低排放企业!董事长:钢铁制造早就不是“傻大黑粗”

钢铁行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但是,多年以来一些人对钢铁工业有一种偏见,把高能耗、环境污染、傻大黑粗等不实之词扣在钢铁企业头上。实际上,现在我国的钢铁业早已不是这个样子。


智能制造:促进两化融合

“以前,化验钢水都是需要工人拿着一个约10米长的大勺子舀出来,再进行检测,太瘦弱的人还拿不动那个勺子,并且那里还特别热,”首钢股份一位员工感叹道,“但是公司进行智能化建设后,通过现代化的仪器进行测试,已经省去了这一步骤。”

智能制造是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经之路,谁拥有了智能制造谁就拥有了竞争高地。目前,首钢股份推行操作自动化,“一键炼钢”、“一键精炼”、“全自动出钢”让高温钢水冶炼和取样分析不再由人工操作,在提高钢水质量稳定性的同时,降低人工控制下的高温、灼烫风险。首钢股份的一键炼钢技术获得冶金行业科技进步一等奖,全自动出钢技术自2019年以来已稳定运行过万炉,投入率达100%,处于行业领先水平。

“传统转炉炼钢的监测,是靠有经验的工作人员通过直接观察炉口火焰情况等因素来判断,现在全是智能化控制,操作人员坐在电脑前面即可完成作业,有异常情况电脑会预警。”首钢股份一位负责作业的员工指着电脑屏幕上的波形图说道。

刘建辉介绍,“全自动检验”实现原料入厂取样、制样、检验环节全程无人干预,月均完成50余种130余万吨矿石、煤、焦炭、熔剂的高效检验,为高品质产品制造提供稳定的原料保障。

智能制造还体现在装备智能化。从“智能装备”到“智能单元”再到“智能工厂”,钢铁制造的认知不断颠覆:13种不同场景的“工业机器人”工作在钢铁生产的各个流程,让操控更精准;“智能物流”动态衔接物流仓储与制造过程,让生产更柔性;“智能磨辊间”自动完成磨辊工序一体化作业和轧辊全生命周期管理,让质量稳定可控;“智能检验”实行无人化的产品取制样和性能检验,让品质更严苛。

首钢股份介绍,工序全面协同的硅钢智能工厂,生产效率整体提升约23%、产品不良品率降低约38%、能源利用率提升约10%,使首钢股份的高端板材制造更精益、更高效,让员工工作更安全,更轻松。

此外,首钢股份还在数字化方面下足了功夫。“让数据说话、让市场发声。”刘建辉强调,从客户需求到产品交付,是数据流动、平台贯通推进了供应链和制造环节的高效协同。

面对个性化、小批量的高频订单,产品和客户的数字化能够快速精准识别用户需求,10秒完成合同评审、1小时完成单一合同录入下达、合同处理时间平均缩短至0.4天。数字合同的全生命周期管理让客户随时掌控订单生产、物流状态和账户资金。

数字化转型让首钢股份实现了首钢钢铁业一业多地的产销一体化、管控一体化、业财一体化,生产效率提升20%左右,库存下降15%左右,客户满意度提高5%左右。

此外,首钢股份正在利用大数据分析应用和决策模型持续引领营销价值提升、采购供应链优化、制造效率与质量升级、过程动态管控与缺陷追溯、设备运行管理等方面的变革。智慧决策涵盖8个专业、78个经营管理指标、616个业务主题,数据在多层面、多维度、可视化的揭示问题并提出决策方案。

刘建辉表示:“本固枝荣,跬步千里,今天首钢股份以数字化和智能化开启了变革和重塑,明天,智能制造将赋予钢铁制造无限可能。”

资本运作:促进产融结合

近年来,电力、钢铁、煤炭等行业都是合并重组的主力军。钢铁行业的去产能,就源于前些年行业分散、重复建设导致产能结构性过剩引发的同质化竞争。

目前,我国钢铁行业的集中度水平较低,中钢协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排名前四的钢铁企业集中度只有21%,尤其是京津冀、晋鲁豫地区,钢铁产业集中度近几年不升反降。2019年,该地区产量排名前4位企业集中度仅25%,较2015年还下降了5.8个百分点,而在欧美、日韩等国家和地区,产量排名前4位钢铁企业集中度均超过60%。

根据意见,未来5年我国前10名钢铁企业集中度将再提升30%左右。目前,全国各地也在加大区域内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力度,在钢企数量、产能总量等方面提出了明确目标,倒逼企业加快兼并重组、转型升级步伐。

刘建辉表示:“公司将履行首钢集团对资本市场的承诺,整合集团内铁矿、钢铁优质资产,发行股份收购具备条件企业的股权。通过股权融资与投资活动相结合,借力资本运作持续技术迭代升级、优化产品结构,提升经营业绩,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优秀上市公司。”

首钢集团内优质资产丰富,通过铁矿资源、优质特钢等产业的注入,未来公司发展有较大的成长空间。同时,公司将充分发挥自身资源禀赋优势,在智能化、数字化等领域拓展新赛道,谋求新发展,进一步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

兼并重组固然可以提升行业集中度,但对于中国钢铁业而言,当前钢铁市场供大于求总体格局未改,钢材库存高位运行、钢材价格承压等问题仍然突出,通过科学规划实现由大到强的转变显得尤为重要和迫切,其中,如何控制铁矿石成本是多家钢企面临的挑战之一。

铁矿石是炼铁的主要金属原料,耗量约是铁产量的1.5倍左右,成本约占铁成本的60%左右。基于原料成本占总成本的高额比重,刘建辉告诉记者,公司一直将原料成本控制作为成本管控的重点。原料成本与资源价格、耗量、结构三项因素密切相关,成本管控主要围绕这三个因素来实施。

铁矿石价格的成本管控主要措施是密切关注普指走势,采取经营库存、波段采购、错峰就谷,以及设置进口矿跑赢指标等方式降低采购价格。

铁矿石结构是指烧结、球团、高炉入炉矿的配比结构。通过调结构降原料成本的方法,是结合同一时期、不同资源的性价比测算,选取性价比优的资源。

铁矿石消耗,主要通过强化过程管控、科学组织、精细操作实现物耗指标不断提升。刘建辉表示”:“公司高炉利用系数、入炉品位等指标处于行业先进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