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美国风险投资大跃进2022-01-18 09:22:51作者:张锐

美国风险投资协会(NVCA)的最新报告显示,2021年美国风险投资(VC)不仅交易总额达到创纪录的3300亿美元,而且融资总额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达到1283亿美元的最高历史记录。自美国研究与开发公司(ARD)诞生之日算起,除了网络泡沫破灭阶段与金融危机时期体量出现一定萎缩外,过往76年中,美国风投在其余年份均持续保持增长态势,且投融资额一直稳居全球第一。

风险投资一般选择的是商业前景看好的高技术初创公司或者未上市企业,而这些企业往往缺资金。在投资端为标的企业输送真金白银之前,VC必须在融资端解决“钱从哪儿来”的现实问题。近年来美联储推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尤其是美元零利率,不仅让风险投资获得了廉价的间接融资,也令风投公司的直接融资成本大大降低。不过,大规模的“放水”可以让风投公司手上的资本阔绰一时,但绝不可能令其富余一世,真正让风险投资能够在投融资双向跑道上稳步快行的力量,是一套健全的风险投资补偿机制。

风险投资几乎覆盖初创企业生态系统的全生命周期,在诸如研究开发、人员薪资等增长相关活动中投入的成本很大,且追求的是长期价值,退出之前VC通常会承受连年亏损的阵痛,其持股的高风险与长期限特征,对税收政策尤其是长期资本利得税收政策具有高度敏感性。对此,一方面美国政府颁布《税改法案》,将资本利得税从最高时的49%降低到目前的零,同时针对资本持有年限实施不同的税率,即持股时间越长所缴利得税越低,并且不断细分征税范围,将原有的4档税率调整为目前的7档,而且美国国会还通过立法,对投资小企业股所得100%免税。另一方面,美国各州政府还推行地方税收抵免政策,为新兴小企业、女性创办企业等诸多投资种类开道护航。

提供税收支持的同时,政府财政还在信用担保以及渠道拓展方面为VC提供全方位的策应。一方面,美国政府成立小企业管理局,同时设立白宫小企业委员会与国会小企业委员会,协同对小企业经营提供支持,其中小企业管理局直接操盘全国性小企业信用担保体系,对风险投资注资的企业提供最高可达500万美元的贷款担保;与此同时,小企业管理局专门成立了小企业投资公司计划,旨在通过长期贷款、债券、股权投资等多种方式为小企业提供融资给养。由于政府表现出了对小企业以及风险投资的鲜明支持态度,包括养老基金、保险公司、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以及大学捐赠基金和富有家族在内的社会资本随之也增强了对风险投资机构的商业信任度与未来盈利信心。NVCA的一项抽样调查结果显示,交付给风险机构的投资平均占美国资产高净值家庭投资总额的10%,可见风险投资的吸引力之强。

就像专业人士所形容的那样,风险投资就是为创新型初创企业而生,但实践中VC所面对的难题之一就是有没有可以进入投资选择矩阵的理想标的,而且往往可选标的数量越多,越有利于沙里淘金。对此,美国政府直接推动成立了科尔曼基金会支持创业教育,现在不仅有许多支持创业人才的培养机构,如小企业管理局、美国堪萨斯州青年创业家、考夫曼创业中心等,还有众多高校创业机构,如创业教育中心、创业家协会、创业研究会等,而且美国政府还大力提倡与支持创新创业活动,除了众多学校纷纷开展创业计划竞赛之外,美国政府还通过设立“白宫创客节”、“白宫演示日”等主题活动展示美国的创业故事。时至今日,美国也是全球创业最为活跃的国家之一,而创业端源源不断的资源供给无疑为风险投资的标的甄选与组合提供了充沛的素材。

不过,风险投资与初创企业总有说再见的时候,因此退出渠道是否畅通就成为衡量一国风险投资市场是否健康与活跃的重要标志。一般而言,成功IPO与企业并购是风险资本退出所投公司的两大渠道,对此不得不说的是,美国股市的螺旋稳定上升的确为风险投资兑现战略投资收益打开了宽阔通道,而且去年风投资本通过IPO退出的时间中位数比前五年平均数压缩了3.2个月时间,反映风险投资在IPO渠道中的退出效率明显提高。另外,2021年美国国内商业并购交易额达到创纪录的2.61万亿美元,而且是连续六年持续走高,特别是去年特殊目的收购企业(SPAC)在美国大行其道,更为VC的功成身退助了一臂之力。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以上文章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美国风险投资大跃进2022-01-18 09:22:51作者:张锐

美国风险投资协会(NVCA)的最新报告显示,2021年美国风险投资(VC)不仅交易总额达到创纪录的3300亿美元,而且融资总额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达到1283亿美元的最高历史记录。自美国研究与开发公司(ARD)诞生之日算起,除了网络泡沫破灭阶段与金融危机时期体量出现一定萎缩外,过往76年中,美国风投在其余年份均持续保持增长态势,且投融资额一直稳居全球第一。

风险投资一般选择的是商业前景看好的高技术初创公司或者未上市企业,而这些企业往往缺资金。在投资端为标的企业输送真金白银之前,VC必须在融资端解决“钱从哪儿来”的现实问题。近年来美联储推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尤其是美元零利率,不仅让风险投资获得了廉价的间接融资,也令风投公司的直接融资成本大大降低。不过,大规模的“放水”可以让风投公司手上的资本阔绰一时,但绝不可能令其富余一世,真正让风险投资能够在投融资双向跑道上稳步快行的力量,是一套健全的风险投资补偿机制。

风险投资几乎覆盖初创企业生态系统的全生命周期,在诸如研究开发、人员薪资等增长相关活动中投入的成本很大,且追求的是长期价值,退出之前VC通常会承受连年亏损的阵痛,其持股的高风险与长期限特征,对税收政策尤其是长期资本利得税收政策具有高度敏感性。对此,一方面美国政府颁布《税改法案》,将资本利得税从最高时的49%降低到目前的零,同时针对资本持有年限实施不同的税率,即持股时间越长所缴利得税越低,并且不断细分征税范围,将原有的4档税率调整为目前的7档,而且美国国会还通过立法,对投资小企业股所得100%免税。另一方面,美国各州政府还推行地方税收抵免政策,为新兴小企业、女性创办企业等诸多投资种类开道护航。

提供税收支持的同时,政府财政还在信用担保以及渠道拓展方面为VC提供全方位的策应。一方面,美国政府成立小企业管理局,同时设立白宫小企业委员会与国会小企业委员会,协同对小企业经营提供支持,其中小企业管理局直接操盘全国性小企业信用担保体系,对风险投资注资的企业提供最高可达500万美元的贷款担保;与此同时,小企业管理局专门成立了小企业投资公司计划,旨在通过长期贷款、债券、股权投资等多种方式为小企业提供融资给养。由于政府表现出了对小企业以及风险投资的鲜明支持态度,包括养老基金、保险公司、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以及大学捐赠基金和富有家族在内的社会资本随之也增强了对风险投资机构的商业信任度与未来盈利信心。NVCA的一项抽样调查结果显示,交付给风险机构的投资平均占美国资产高净值家庭投资总额的10%,可见风险投资的吸引力之强。

就像专业人士所形容的那样,风险投资就是为创新型初创企业而生,但实践中VC所面对的难题之一就是有没有可以进入投资选择矩阵的理想标的,而且往往可选标的数量越多,越有利于沙里淘金。对此,美国政府直接推动成立了科尔曼基金会支持创业教育,现在不仅有许多支持创业人才的培养机构,如小企业管理局、美国堪萨斯州青年创业家、考夫曼创业中心等,还有众多高校创业机构,如创业教育中心、创业家协会、创业研究会等,而且美国政府还大力提倡与支持创新创业活动,除了众多学校纷纷开展创业计划竞赛之外,美国政府还通过设立“白宫创客节”、“白宫演示日”等主题活动展示美国的创业故事。时至今日,美国也是全球创业最为活跃的国家之一,而创业端源源不断的资源供给无疑为风险投资的标的甄选与组合提供了充沛的素材。

不过,风险投资与初创企业总有说再见的时候,因此退出渠道是否畅通就成为衡量一国风险投资市场是否健康与活跃的重要标志。一般而言,成功IPO与企业并购是风险资本退出所投公司的两大渠道,对此不得不说的是,美国股市的螺旋稳定上升的确为风险投资兑现战略投资收益打开了宽阔通道,而且去年风投资本通过IPO退出的时间中位数比前五年平均数压缩了3.2个月时间,反映风险投资在IPO渠道中的退出效率明显提高。另外,2021年美国国内商业并购交易额达到创纪录的2.61万亿美元,而且是连续六年持续走高,特别是去年特殊目的收购企业(SPAC)在美国大行其道,更为VC的功成身退助了一臂之力。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以上文章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