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滚动新闻

中信建投基金"砸盘"事件背后:投顾模式风险重燃

2017-04-18 07:5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中信建投基金专户“砸盘”事件受到市场持续关注。

4月12日,中国平安兴业银行盘中出现“闪崩”。4月17日晚,中信建投证券(06066.HK)发布港交所自愿性公告证实,其持股占比为55%的中信建投基金的多只专户涉及此事。目前交易所已启动对所涉账户的限制交易程序,期限拟为一个月。

不过,上述公告并未对此前的专户产品卖出操作进行详细解释,只是在公告中称“有关该事件的进展情况,公司将适时进一步公告”。

中信建投证券同时表示,截至去年底中信建投基金的收入及净利润对其占比分别为1.9%及2.1%。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在中信建投基金投顾类专户发生上述异常交易的背后,是公募专户的疯狂扩张。以中信建投基金为例,其2016年三季度末专户规模已达1254亿元,同比暴增354.34%。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基金子公司的监管趋严等事件促使包括投顾类业务的二级市场专户业务从子公司向母公司“回流”,这是诱发公募专户规模激增的主要原因。而公募专户的规模扩张以及投顾模式背后的风险问题,已得到了监管层的进一步关注。

母公司专户激增

在中信建投基金专户出现异常交易的背后,是整个基金专户行业规模出现的急剧增长。截至2016年底,基金专户总规模达6.38万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达58.31%。

虽然去年二级市场委外业务的大幅增长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基金专户业务的规模来源,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并不能完全解释不同类型资管产品规模增速上的不同。

数据显示,和年增速超过50%的基金专户相比,同年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增长仅为22.52%和44.59%;基金专户规模增速大大超过行业其他类型产品的平均水平。

“委外也很重要,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基金子公司监管趋于严格后,子公司二级市场业务向母公司专户的回流,造成了母公司规模的加速扩容。”一位接近基金业协会(下称中基协)的公募基金高管表示。

去年12月,证监会下发《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暂行规定》、《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明确提出母子公司业务不得交叉经营,而考虑到母公司从事公募业务,因此多数基金子公司将其二级市场业务剥离至母公司。

“其实去年年初开始启动子公司新规定的修订,到征求意见,再到颁布八条底线,业内对于基金子公司不同类型业务不得交叉经营的要求是有预期的,所以提前就做了过渡安排,许多基子就停止接新的二级市场业务了。”上海一家基金子公司高管表示,“这也是2016年基子的二级市场业务出现明显刹车的原因。”

“其实基金子公司大多也没有交易员,规模主要来自投顾,2015年之前还做配资,后来也就不做了。”上述公募高管也表示,“目前转移到基金公司专户项下的业务主要也是这一类,私募机构通过担任投顾来操盘。”

这也意味着,正是基金子公司的监管趋紧和原有业务剥离,让基金母公司专户规模得到了发展空间。

“剥离并不是说一家基金的子公司都会将原有业务给到母公司,形式也可能是一家基金的子公司向另一家公募的专户转移业务。”上述公募高管表示,“而且通常转移的也不是存量业务而是增量业务。原本业务增长是在子公司的,最后都去了母公司。”

不过,公募专户野蛮扩张的局面也正在得到监管层的关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监管层人士处获悉,在新的基金公司管理办法修订中,监管部门拟将风险准备金制度覆盖至公募专户业务。

投顾类风险再现

在中信建投的“砸盘”事件中,中信建投基金相关负责人反映,相关异常交易行为指令是由专户产品的投资顾问公司下达。在指令执行过程中,投资顾问与中信建投基金未充分沟通,且在订单执行中未能采取有效的风控措施,引发上述异常情况。

不过,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业内获悉,即便是私募机构作为投资顾问出现,产品结构上也仍然需要在基金公司内部系统中完成。

“虽然是投顾实际管理,基金代为下达交易指令,但在交易执行让仍然要履行基金专户内部的风控机制,这种大单正常应该都会被检测到的。”北京一家基金子公司负责人表示,“如果仅仅把原因归为投顾还是不够的,毕竟用来发产品的载体仍然是公募本身。”

而上交所也在公告中称,该起异常交易行为,表面上是由在订单执行过程中系统风控设置存在不足所致,实际反映出中信建投基金在风控管理方面存在漏洞。

事实上,此前亦曾有部分基金子公司曾因该模式出现问题而被监管层处罚的先例。

2015年11月6日,证监会对四家基金机构作出行政监管措施,并分别做出暂停资管计划备案3-6个月不等的处理,其中被罚者就包括国金基金子公司——北京千石创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千石资本)。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上述接近监管层人士处获悉,千石资本的违规细节主要原因是投顾代为下单,同时未能满足相应的风控要求。

“在千石资本部分产品的交易中,曾有一些投顾使用了未通过千石风控系统的程序化交易软件进行交易。”上述接近监管层人士表示,“这个下单软件其实扮演了比较重要的角色,因为当年的重点是查配资和交易软件,所以也就顺势成了典型。”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千石的违规情形和中信建投事件亦存在不同之处。

“千石案例和这次中信建投(基金)的区别在于,前者只是程序有问题,没有走风控,而且主体是基金子公司,而后者则是出现了比较大的交易异常,主体是母公司,但风控机制是否有效和完备,仍然有待进一步查证。”上述基金子公司负责人表示。

分享:

APP证券时报

证券时报新闻APP,是证券时报社提供的官方新闻客户端。主要包括新闻资讯、个股行情公告、热点话题关注等,为投资者提供更多财经资讯。

微信证券时报网

扫描二维码添加《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wwwstcncom)。追求重磅、独家、原创、有用。财经资讯、政策解读、股市情报、投资机会……每日发布,全年不休。

时报财经微信群

  • 莲花
  • 数据宝
  • 券商中国
  • 莲花
  • 数据宝
  • 券商中国
  • 说金道银
  • 创业资本汇
  • 新三板
  • 财富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