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滚动新闻

特朗普执政难改美元价值被重估之势

2016-11-10 05:20 来源:证券时报网

章玉贵

在今天这样一个愈发不确定、政治家日渐凋零、政客不断泛滥的世界,当世人的关注目光聚焦到全球最具权力符号争夺意义的美国总统大选问题上时,既说明美国依然是这个世界上的政经主宰,也在一定程度上凸显全球格局变迁的重要性与迫切性。

美国人

“选举理性”的胜出

不完美商人出身的特朗普能够战胜政治“老油条”希拉里,相信全球舆论会在随后的解读中给出各种同样不完美的理由。但是笔者早就说过,美国从精英阶层到底层大众其实迄今尚未做好接受一位女性总统的心理准备。不错,希拉里确实具备了一位老练政治人物的诸多条件,但击垮希拉里的,恐怕不仅仅是以“邮件门”为代表的各种负面消息,而是美国人的“选举理性”。因此,本轮美国大选看起来是充斥着“选举闹剧”的政治大戏,实则是美国各层级选民在诸多约束条件下试图寻找国家发展的“卡尔多改进”的一场大规模对决。而看起来行为有着太多不确定性的特朗普,在入主白宫之后究竟会祭出怎样的国内外政策,尚待冷静观察。

笔者认为,在产业与金融资本的影响力高度渗透到美国每一个角落的今天,总统尽管拥有极其庞大的权力,但究其本质而言,也只是各种利益集团平衡后的国家代言人。笔者关心的是在全球政治经济与安全体系发生裂变的今天,美国如何在这个变化的世界中重新确立自己的经济坐标。而美国显然不想放弃自己的王座地位,事实上它的超级经济与金融强国地位在短期内也无人能够撼动。

但美国有可能正步入帝国衰落期。这是包括现任总统奥巴马、候任总统特朗普在内的政治人物以及布热津斯基和基辛格等资深战略家们一直犯嘀咕的高难度命题。奥巴马曾声嘶力竭地对精英和民众喊话:美国还可以领导世界100年。只是,这么重要的话似乎经不起听三遍,越揣摩就觉得越别扭。因为真实世界的未来100年格局演变究竟会否兑现这种静态的假定,恐怕再有才华的趋势问题专家也不能给出肯定的答案。

特朗普其实最担心

美元地位

当看起来最不具备总统气质的特朗普即将开启自己在美国政坛真正意义上的“特朗普时刻”时,想必最关心的还是美国赖以切割全球财富版图的美元体系究竟有多牢靠,以及如何维护这种体系。美国向来不缺战略家,差不多已成为政治家活化石的布热津斯基早在几年前就担心,美国会否在某一天失去超级大国地位;而金融直觉高度敏感的白宫前“经济大脑”萨默斯则不时警告,如果美国一再犯错,其作为全球体系担保人的角色难免不保;被视为“高盛帮”核心代表人物的前财长保尔森,近年来正逐步接替基辛格在中美关系中的重要角色,这些年来为了保住美国的首席金融强国地位,他可谓殚精竭虑。

今日全球货币与金融体系的最后担保人依然是美国,而其保持对全球金融体系的控制力,除了以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制化霸权体系之外,其背后蕴藏的则是美国密布全球的海上力量投送与打击体系、柔性商业干预和无形的金融控制体系。换言之,美国自1944年以来所扮演的全球经济体系最后担保人角色,所依仗的主要有两个力量工具:武力和金融。前者蕴含的是对高科技领先优势的长期把持,后者则是强大制造业、全球贸易高边疆和金融定价权的有效整合。因此,现代金融绝不仅仅表现为银行、证券、债券和货币的体系化存在,而是对一国科技、产出、创意以及国际协调力与领导力的全面萃取。而自布雷顿森林体系以来,无论是日本还是欧洲,都由于在上述综合竞争领域存在某些软肋,加上地缘政治的约束,最终无法成长为全球经济体系的担保人。

替代力量发育

是最重要条件

在最看重趋势变迁的美国人看来,业已升格为全球超级新兴经济体的中国却有撬动全球经济担保人角色变迁的能力与意愿。美英“喉舌”早在2010年的G20伦敦峰会上即嗅到了中国开始散发的大国金融气息。2015年亚投行的成立,被普遍视为二战之后全球公共产品变迁史上的一次重要突破。也是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以来,作为全球最主要经济强国以及超级金融强国的美国,首次作为重量级看客,站在一个被贴上新兴经济体标签的国际经济组织门外。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篮子,则是1944年以来全球货币格局变迁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战略性事件。因为自现代金融体系形成以来,只有英镑和美元先后真正完成了国际化并成为全球各自时期的主导货币。欧元尽管是拥有近20万亿美元大经济体的货币价值符号,但因存在致命的设计缺陷,很难像美元和英镑那样成为主导性货币;日元则早已失去可以追赶美元的时间窗口。如今,代表着新兴经济体工业化和金融开放与发展成就的人民币,加入国际储备资产俱乐部,并初步获得了部分计价功能,向全球经济与金融体系发出了美国作为既有超级强国颜值褪色的信号,更有对一种可能成为替代性力量的被动承认。而该力量一旦获得广泛意义的国际承认,将来会否发育成为一种颠覆性力量,还真难预测。或许,美国担心的,正是这种不确定性。

正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巴里·埃森格林教授几年前在其所著的《嚣张的特权:美元的兴衰与国际货币体系的未来》一书中所言,对美元霸主地位构成威胁的主要国家,其实就是美国自身。埃森格林警告称,可供美国缩小财政赤字、避免债务危机的“时间或许要比普遍设想的更少”。也许,德国证券教父安德烈·科斯托拉尼的格言“一种货币只会死在自己的床上”,终有一天会在美国身上得到应验。不过在这一天真正到来之前,中国和世界其他经济强国都须格外警惕,在替代力量充分发育之前,各国最好不要指望美国犯低级错误。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

分享:

APP证券时报

证券时报新闻APP,是证券时报社提供的官方新闻客户端。主要包括新闻资讯、个股行情公告、热点话题关注等,为投资者提供更多财经资讯。

微信证券时报网

扫描二维码添加《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wwwstcncom)。追求重磅、独家、原创、有用。财经资讯、政策解读、股市情报、投资机会……每日发布,全年不休。

时报财经微信群

  • 莲花
  • 数据宝
  • 券商中国
  • 莲花
  • 数据宝
  • 券商中国
  • 说金道银
  • 创业资本汇
  • 求证
  • 新三板
  • 财富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