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给中国带来的最大改变是价值观

2015-01-16 02:07 来源:上海证券报 字号:12 14
    《时代的变换》

互联网构建新世界

徐昊马斌著

机械工业出版社2015年1月出版

——读《时代的变换:互联网构建新世界》

⊙叶雷

人类世界的演进,在纵向上,是基于人文由低级到高级不同社会形态更迭的序列;在横向上,原始、孤立、相互闭塞的人发展为逐步联系密切、逐步开放的分散的人群、发展为全世界成一密切联系、自由共享整体的过程。这种演进的基本逻辑是,革命性的技术解放了人的“连接”,解放了的人的“连接”又改变了人文,而人文的改变构建起了一个新的世界。今天,随着网络连接技术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互联网改变世界”总已从一句断言成了普遍共识。移动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连接时代、扁平时代、粉丝经济时代、信息化时代、感性时代、娱乐时代……已根本无法详尽概述我们今天生活的这个时代,因为当今的人类世界正在进行综合复杂的变换,预示着人类正在走向一个全新的世界。

每一次时代变换,都赋予了人们一次重新站到起跑线上的机会。“形而上者谓之道”,顺势而为(财苑),方能伫立潮头。寻找风向,就成了互联网时代最重要的能力之一。大变换时代,我身处何方,我到哪里去?由于处于时代变换中的人们,大多数都还只是“摸象的盲人”,所以未免产生“互联网焦虑”。互联网构建新世界的逻辑是什么?这正是徐昊、马斌两位作者在《时代的变换:互联网构建新世界》一书中尝试要解决的问题。在两位作者看来,“科技延伸媒介,媒介更新人文,人文重塑商业规则”,这是信息时代进化的必然,是信息时代发展的主旋律,更是理解“互联网思维”的关键钥匙。因为“这次时代的变换,不仅仅是互联网带来的技术上的颠覆,其本质是人的更新换代,准确地说它是思维的大变换”。

《时代的变换:互联网构建新世界》的开篇“中国移动互联网大机遇”,从技术角度梳理了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移动网络设备制造商、移动网络运营商、移动应用服务提供商、移动终端制造商的兴衰和沉浮,解读了由移动终端、移动网络和移动应用构成的移动互联网行业是如何孕育产品对产品的颠覆、行业对行业的颠覆,最终演进为时代对时代的颠覆。书的上篇“科技在换代”,从网络、硬件、软件和应用四个视角总结了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脉络,移动通信网络取代固定电话网、数据业务取代话音业务、无所不在的物联网是网络的三波冲击;智能手机取代功能手机、移动终端取代个人计算机、多屏争艳是硬件的三波冲击;Android/iOS取代Symbian、移动操作系统取代桌面操作系统、移动APP取代PC应用是软件的三波冲击;通信的移动化、媒体的社会化、世界的网络化是应用的三波冲击。

从技术的角度看,互联网进化的基本逻辑,就是“连接”累加的演进。最开始,是机器连接机器的融合及交互构成“终端网络”;随后是以“终端网络”为基础,累加超链接形式形成的内容连接内容的融合及交互构成“内容网络”;再随后是以“内容网络”基础,累加个体连接个体的“关系网络”,融合及交互构成“服务网络”;正在变换的时代,则是终端网络、内容网络、关系网络、服务网络的进一步互联互通及基于这种连接的社会协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四种网络智能交互关联,将使物联网时代彻底模糊了不同网络的界限,包括人在内,所有的一切都既是终端,又是内容、关系和服务。连接的扩大,意味着开放的扩大不可阻挡,正是在这意义上,我们说互联网的精神就是开放。

50年前,加拿大传播学家麦克卢汉在《理解媒介:论人的延伸》提出了两个著名论断,一是“媒介即是信息”,二是“媒介即人的延伸或扩展”,印刷媒介是视觉的延伸,广播是听觉的延伸,电视则是视听觉的综合延伸。技术是人类肉体和神经系统增加力量和速度的延伸,互联网让一切成为终端,为信息传播提供了更便捷有效的方式;让一切成为信息,改变了媒介的传播形态,这也是本书的中篇“科技延伸媒介”讨论的核心内容。如果说当年麦克卢汉明锐低预感到了信息将改变媒体形态,那么,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承载方式已实现了从文字时代到形象时代的嬗变,在信息传递效率上实现了从1到N传递到N2传递的嬗变,在信息含量上实现了从经验时代到大数据时代的嬗变,在信息传递结果上实现了从不透明到透明的嬗变。

麦克卢汉还提出,每种媒介的使用都会改变人的感觉平衡状态,产生不同的心理作用和对外部世界的认识和反应方式。科技的换代,媒介的延伸,最终都会引起人和社会的变化,这些总会通过这样或那样的途径回到人性。现在,依据对移动互联网时代生活细节的观察和体验,《时代的变换:互联网构建新世界》的下篇“媒介更新人文”,从四个维度分别分析了媒介更新对人文产生的影响:思维模式更新,从理性时代到感性时代;时间感更新,从慢时代到快时代;空间感更新,从科层时代到扁平化时代;目标感更新,从奋斗时代到娱乐时代。总之,当一切相互连接,一切都以“碎片化”的形式存在的时候,世界就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我”,“你”是世界的中心,而世界就是“我”,所以,“你”等于“我”,社会进入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发展取向,以“自我”为中心的心态催生了一个与以往截然不同的世界。

由此可见,移动互联网催生的时代变换,对中国社会来说,显然不只是“人文重塑商业规则”那么简单,而将在器具、制度和思想三个层面推动着整个社会的转型与变革。或许正如“领教工坊联合创始人”肖知兴所说的那样:互联网给中国带来的最大改变,也许是价值观的变化,中国传统的集体主义、威权主义价值观就此让位于以“平等、参与、分享”为核心的个体主义、自由主义价值观。更激进、更年轻的一代人甚至进一步要求“自主、掌控、异议”,这些价值观都与建立在等级、命令和控制基础上的传统体系形成鲜明的对比,甚至强烈的对抗。奥巴马团队在2008年竞选总统时的气势所向无敌,到去年中期选举却让民主党失去了在国会的多数派地位;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在2008年时胜选时的“万人迷”光环在之后的几年间迅速退去,支持率连创新低,到去年底“九合一”选举国民党遭遇惨败。民意为何瞬息万变?基本盘为何不靠谱了?就是因为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已不再仅仅是一种技术、工具,而成了构建和传播人们价值观的基础设施,而人们对任何事件的反映都会在网上迅速放大,任何权威想凭借传统力量巩固其势力已无可能。

“连接”是互联网的起点,人文更新则是它的终点;由于“连接”没有终点,因而人文更新实际上也没有终点。互联网构建的新时代、新世界,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正如十九世纪英国大作家查尔斯·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所描述的那样:“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因为连接、交互、协作、智能会让“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变成现实,机会遍地,我们都是别人的机会,而所有人也都是我们的机会;说这是个最坏的时代,是因为如果我们不能成为别人的机会,我们也就没有了机会,所有的机会都基于市场化和民主化。互联网构建新世界的逻辑非常清晰,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尽快从空间和时间中准确找到自身的位置,在互联网构筑的数字世界中找到自己未来的方向,把不属于趋势和逻辑的东西统统抛弃掉,最终在现实与虚拟的融合中实现“我”和“我们”的平衡。

财苑推荐

换一组

如果您对本网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意见】

证券时报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本网合作媒体,证券时报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资金流向快报

  1. 市场
  2. 行业
  3. 个股
  4. 期指

新闻排行

  1. 日排行
  2. 周排行
  3. 月排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