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文化平台的老年人空间

2014-10-22 04:3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字号:12 14
    陈瑞瓶

时下的“大妈广场舞”风靡中国各大中小城市,甚至还有漂洋过海席卷全球的趋势,这就带给我们一个思考:为什么“大妈广场舞”如此风靡?其背后说明了什么?我们能从中受到什么启发?在笔者看来,毫无疑问的一点是,大妈广场舞的火热说明,人是情感性的动物,人需要在社会中相互交流,从而获得精神的愉悦。

和男性相比,女性往往更显得情感丰富(同时也就更容易情绪化),这多少解释了为什么是“大妈”而不是“大伯”的广场舞如此声势浩大。据身边许多“大妈”表示,跳广场舞重要的一点是人多,大家聚在一起跳,音乐也有感染力,心情就很愉快。年轻人喜欢聚在一起听摇滚乐跳劲舞,也与之相似吗?这里的关键是:我们有必要重视老年人的文化娱乐需求,为之提供一个良好而成熟的服务平台。“大妈舞”只是一个开头,我们应该鼓励身边的大妈大伯们,加入更多丰富的老年文化和娱乐生活中去。

现在开始慢慢庞大的老年群体,不正是由我们至亲至爱的亲朋长辈组成的吗?我们自己也迟早要慢慢老去,加入到这个团体中去。对于已经从职业生涯里退下来的老年人们,应该鼓励和支持他们多参与到合理的、温和的文化娱乐生活中去,营造一个充满“人情味”的老年文娱生活。

老年文娱生活的社会性意义

从社会的现实利益面来考虑,努力完善老年人社会文娱生活,有诸多富有实际意义的“好处”:第一,可以带动社会优良风气。老年人的生活追求健康、平和、安宁、喜悦。在此基调上,符合老年人的文娱活动也多是诸如书画、歌舞、饮茶、手工针线之类倾向于心灵愉悦的爱好。中国人讲究“家”的文化和氛围,往往子女长大成人了也和父母住在一起,老年人的良好精神风貌,会为小辈们树立一个正面的形象,既促进了家庭和睦,也有助于长辈对子女的德育教导。

第二,一个老有所依、老有所学、老有所乐的老年群体,让人们最为直观地感受到中国的改革成果。中国的发展进步不一定要靠那些冷冰冰的数据来证明,老百姓的直觉和感受其实是最有说服力的。曾有报道称,一个外国小伙子说,他看到中国的大妈们聚在一起跳广场舞,心里感到很开心。这种欢乐气氛的确非常容易传播。一个成熟的社会应该是一个包容各个年龄阶段的社会:如果一个社会对孩子非常看重,却对老人非常淡漠,这就绝不是一个理想的社会。而如何对待老年人、是否能为他们提供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他们又是如何生活、如何展示自己,恰如一面镜子,间接折射出今日中国社会的人文风貌。

第三,可以从老年消费需求入手,促进社会经济发展。中国现在的经济面临着转型升级,也有扩大内需的诉求。老龄化问题正在困扰着许多国家包括中国,但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老龄化产业将大有可为。其中涉及到养老体系的完善以及养老福利的提升。如果老年人手里没钱,又怎么敢花钱消费呢?良好的老年社会的建设离不开养老体系的健全。

社区文化中心应求实效

就推动老年文娱生活而言,社区文化服务中心的建设是核心要点。社区生活最接近也最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老年人的活动圈子不大,社区作为“核心基地”,必定要承担越来越多的服务功能,以满足老年人的文娱生活。

在许多城市,这些社区服务中心已经颇为多见。以上海为例,官方数据显示,上海各个区的社区文化中心有189个,独立于社区文化中心的图书馆、工人文化宫尚还未纳入统计。这些社区服务中心提供了诸多方面的服务,包括社区图书馆、电影免费观摩、乒乓等体育活动、各种爱好社团活动(如摄影、编制、书画等)、戏曲歌舞演出等等。这些服务内容已经较为丰富。“丰富性”是重要的,因为作为“个人”是特殊的——每个人的兴趣观念各不相同,有人爱静,有人喜动,本不可能统一。

不过,根据笔者在一些社区服务中心的考察,其中依然存在不少的问题,例如,上海作为一线城市,老年人口很多,区域分布也很广,这些社区服务中心还是显得“零星点点”,有些区的活动中心数目明显少于其他区,尚未能形成均匀的“星火燎原”之势。

此外,这些社区服务中心的规模也不一样,有些服务中心配套较为齐全,比如位于上海繁华地段中山公园附近的某社区服务中心,图书馆、乒乓房、练舞房、各种书画社团都一应俱全,显示了作为“先进社区服务中心”的实力。但是这样的社区服务中心还比较少,据笔者了解,很多老年居民甚至坐车或开车来到该社区参加活动。因此,有必要在城市多建设这样的社区文化空间,同时采取低收费的管理方式。在一些文化服务中心,乒乓球这类便民的体育活动都不能做到免费,平均要价20元左右一小时,直接将许多有兴趣的老年人拒之门外。社区的服务中心未必要修建得多么豪华光鲜,最重要的是实用和覆盖点多,能够提供比较实惠、便捷的服务。

社区服务的管理也需要提升和规范,形成覆盖全市区的统一的服务规范。例如,每个社区图书馆的开门关门时间都不相同,有些早上九点开门,晚上8点就关门;有些则再晚半小时关门。笔者以为,既然图书馆是为广大老年人和年轻学子服务的,那么就应该协调统一时间,尽最大努力延长开放时间(比如每周改闭馆一天为半天,每天早八晚九延长开放时间)。此外,图书馆的场地空间、图书质量上也存在着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例如,某个社区服务中心条件优渥,但是图书馆的设置却显得“小气”——老年人、儿童和青年学子不得不挤在同一个空间里阅读学习。而该社区中心的一层大厅却常年空荡,摆放和展示了许多横幅、海报、奖状来展示自己这一“模范社区中心”。在笔者看来这是一种虚夸的。如果能将一层大厅也改作图书馆,才更实用。

图书馆的藏书质量也存在一些问题。图书馆内的书册质量反映并影响了市民的文化阅读水平。社区图书馆的藏书规模毕竟不能与市区级别的图书馆相比。社区图书馆作为深入居民生活区的小型文化学习场所,事实上最重要的不在于“藏书”的功能,而在于对流行读物的“新鲜供应”上,例如能提供时时“新鲜”的报刊、杂志以及流行文化著作等。各社区图书馆的表现有所不同:有的图书馆的杂志只提供当月当期的,前几个月的却不翼而飞,只有当月的杂志放在台面;大多数社区图书馆“小说类”架上的书目多而杂,仔细看看,有不少质量较低的快餐小说“滥竽充数”(以情爱、恐怖、漫画类居多)。这些小说原本难登大雅之堂,却被放在社区图书馆的架子上供市民消遣,一方面拉低了市民的阅读水准,也从侧面反映出图书馆的进书系统不够完善。有必要改善藏书书目的选定流程,删去那些不入流、缺乏营养的“赝品”,经常添加一些精品图书。

笔者在调查中发现,很多图书馆或文化服务点都有为老年人播放电影的服务。但是据笔者观察,这方面的服务还需要进一步改善:其一,电影播放往往选择很早以前下线的影片,不应该收费;其二,每周只播放一部未免太少,电影房和设备厅与其经常空放着,不如多提供便民服务;其三,免费播放电影的宣传力度也不够,导致大多数社区居民并不知道这样的文娱活动。

总而言之,做好社区服务中心绝不在于撑“场面”或“门面”,而是要走“经济实惠、管理有效”的路径。(编辑吴铭)

财苑推荐

换一组

如果您对本网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意见】

证券时报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本网合作媒体,证券时报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资金流向快报

  1. 市场
  2. 行业
  3. 个股
  4. 期指

新闻排行

  1. 日排行
  2. 周排行
  3. 月排行
1